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YZBACX | 1 September, 2016 | 一般
超級強品 - 筷(女用) 若狹塗 三稜鏡 v [21.5cm]好用嗎 - KUROCHIKU 流行拭手巾 紋染花樣非逛不可 - 【Stoney.ax】輕鬆穿搭夏日亞麻寬鬆燈籠袖上衣-孔雀色
周董的店韓版限定商品《亞麻白點點短袖洋裝》 白 (現貨+預購) - 賺到買到『摩達客』(預購)美國進口【The Mountain】自然純棉系列 倒掛蝙蝠 設計T恤 - 獨家款話題[cecile] 背心- 2016年秋冬新商品 - 好物狂銷

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你要怪我,我依你便是瞭。——題記

故事,無法描繪出青春歲月裡沉淀下來的磨難。一條路,分兩頭,從此,從此擁抱一個結局。

魚小燕打開電腦,已經很晚瞭,她還是想起瞭一件事。告知韋鵬飛,她沒空,不能參加同學聚會瞭,但要告訴鵬飛,祝他玩得愉快。魚小燕腦海中浮現出鵬飛的笑臉,他的身影。信息剛發出去,鵬飛立刻就回復瞭她,小燕勉強點頭笑笑瞭,鵬飛還是那麼可愛。這或許就是鵬飛,永遠的鵬飛。隻要他開心瞭,就好瞭,她的思緒飄起來瞭。

17歲那年,她和韋鵬飛相遇瞭,魚小燕紮著一條馬尾辮,一次晚上打開電視看新聞聯播時,鵬飛從她身邊經過,她手裡的遙控器,發出瞭信息穿過他的身體。鵬飛對小燕笑瞭笑,從此以後小燕常聽到一句話,叫“交錯時光的愛戀”,是坐在隔排的一個女生說的。魚小燕隻要聽到這句話,就覺得那個女生是神經病,也沒當回事。鵬飛笑瞭笑,當時小燕也笑瞭笑,就那麼過去瞭。

魚小燕從不和鵬飛講一句話,除瞭有時看看鵬飛,隻是看看而已。一段時光,是那麼美好,卻又是那麼殘酷。一次外出活動,回到學校時間很晚,走回去估計體力不行瞭。魚小燕和幾個女生正步行走著,韋鵬飛出現瞭,其他人起哄叫鵬飛打的,一起乘車回去。鵬飛很高興地答應瞭,坐到後排座位上的魚小燕透過外面路燈的光線看到鵬飛的臉,朝氣活力。天哪,鵬飛竟像娶親的樣子,魚小燕腦中閃過這個念頭,她還是決定不和鵬飛說話。

固執讓魚小燕決定對鵬飛隻是看看,鵬飛充滿活力的力量,猶如人間四月天裡的一樹一樹的花開,是愛,是暖,是希望。花開無聲,花落無聲,沒有一種力量能夠浸潤和沖擊魚小燕對理性的駕馭。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,魚小燕見到,也聽到三年學習的時光裡,誰和誰戀愛,誰把誰甩瞭,誰和誰分開瞭。什麼最重要,魚小燕總是一個人靜靜地問自己的心,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要去羨慕什麼,或者去做些什麼。可是,她卻把鵬飛給記住瞭,總有一天,她會主動對鵬飛說話的。

鵬飛是個天生的表演傢,魚小燕是忠實的觀眾。三年後,魚小燕有一天突然對鋼琴發生瞭興趣,她找到瞭自己想要的,去圖書室定期借閱,每天堅持去鋼琴房練習鋼琴成為不可少的點綴。按著自己的節奏,不丟失自己的心。鵬飛親眼見到魚小燕砰地關門,她怪怪的樣子,不願被別人打擾,也不考慮別人的議論。

年少時光匆匆不停留,22歲瞭,魚小燕長大瞭,鵬飛也長大瞭。一天,那個曾經說著交錯時光的愛戀的人教魚小燕下棋,魚小燕學得很快,磨蹭還是速戰,都不成問題。開心的事情還有一件就是下棋瞭,魚小燕感覺自己真開心,原來征服是一種力量,引來瞭圍觀的同學不少。鵬飛來瞭,魚小燕的棋都被他擊破瞭,魚小燕傻眼瞭。她也不生氣,竟盯著鵬飛的手看瞭看,還比對著自己的手,有時看看鵬飛的臉,他贏瞭,她就說,把棋放哪裡呢?鵬飛把魚小燕的棋局攪和瞭一番,她憋足瞭氣,應付瞭鵬飛的一次次挑戰。

魚小燕掩飾瞭自己,總是沒心思去佈置棋局,總是輸瞭。她變得焦慮,想灑脫也瀟灑不起來。她穿上一件紅色裙子,彈完鋼琴後,換下瞭一身綠色的套裙。隻有琴房裡的她是靜靜的,琴房是安全的,她甚至想回傢,見金星老師。金星老師或許告訴她怎麼做,可是她還是沒去找金星老師。金星是魚小燕下鄉去實習時遇到的老師,金星對音樂的研究告訴瞭魚小燕,魚小燕開始對音樂的表現力有瞭改進。任何情感的表現力,讓那年,22歲的她,經歷著一場風波。金星給魚小燕看瞭不少照片,自己童年時代的遊泳照,拉瞭好聽的曲子,尤其播放的那首梁祝更是讓魚小燕感受到音樂的表現力非凡,藝術追求的是真實。從金星那裡,魚小燕第一次得到點播,她把音樂的旋律表現,起伏和基調,輕重緩慢,都有瞭一個新的理解,開啟瞭情感的盛宴。

魚小燕帶著對音樂的憧憬,開始對樂聖貝多芬,莫紮特,肖邦的人格精神特質有瞭藝術與生活的溝通和理解。魚小燕給自己買瞭一把小花傘,傘面是小花色的,荷葉的淺綠色和粉色花朵交錯,疊疊相映,一隻白色佈包印著藍色小花,好看極瞭,審美的需求在魚小燕的眼裡。敏感,是一個藝術傢的特質,是調動靈感的肌肉。固定的節奏被打破瞭,魚小燕竟看到瞭鵬飛心房,她看到鵬飛一天晚上怒氣沖天,從自己身邊的座位經過,還有幾天是笑著經過的,發生什麼瞭。魚小燕不知道惹鵬飛生氣瞭,當那“交錯時光的愛戀”被對面女孩提起時,魚小燕憋屈得幾乎要發瘋。對面的女孩說的那句“交錯時光的愛戀”註定瞭魚小燕和韋鵬飛三生的煙火,五百年的虔誠成為灰燼。

魚小燕用特有的感覺,點燃瞭愛的火焰,又冰封瞭它。鵬飛,是那麼可愛,可愛到忘記瞭自己。魚小燕,不能忘記他,也不敢忘記他。可以不忘記,但要放下。魚小燕看著鵬飛,靜靜地看著鵬飛,欣賞著一幅清凈的高山流水。她遮掩瞭自己的情緒,不讓鵬飛察覺,做一個冷漠的人最適合不過瞭。因為魚小燕知道方麗的出現,會徹底改變鵬飛對自己的看法。患得患失,總是不好的。魚小燕發現方麗變得和自己套近乎瞭,原來的方麗總是有自己美麗漂亮的一面,魚小燕發現方麗照鏡子的時間變多瞭,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的。說著悄悄話的晚上,方麗被提起瞭,有人說鵬飛怪怪的,晚上叫瞭好幾次方麗的名字。鵬飛叫的時候,當場就被問,是不是喜歡方麗,還是找方麗有事?鵬飛幹嘛叫方麗呢,魚小燕不想知道。鵬飛喜歡方麗,方麗很高興,她總是在聊天的時候對魚小燕很關心。魚小燕把自己在哪裡買的小花傘和小花包告訴瞭方麗,方麗擁有瞭自己想要的傘和包在魚小燕面前變瞭樣,魚小燕依然去彈奏自己的音符,開始忘記瞭自己。

用自己的心靈和自己對話,魚小燕知道時間不多瞭,使勁地彈奏。畢業要和鵬飛告別的,說什麼好呢?就說“有緣一定會相聚”。鵬飛的身影晃悠在她的琴房外,還有笑聲。韋鵬飛有一個心房,方麗有一個心眼,魚小燕用音樂的表現力淹沒瞭這事,壓到心底。終於,畢業瞭,魚小燕高興地和任課老師暢談,幹杯,晚上歡快的氣氛讓魚小燕有點不舍,但她決定放下鵬飛,卻來不及阻止一場無法扭轉的局面。魚小燕答應瞭洪老師,陪洪老師去洗手間方便,洪老師喝得多瞭,要去女生宿舍裡。魚小燕和洪老師去宿舍的路上,像好姐妹一樣,竟還在宿舍裡躺瞭一會,魚小燕感覺洪老師就像姐姐一樣和藹親近,用扇子扇扇風,跌跌撞撞的腳也變穩瞭。喝多瞭會不會醉,洪老師說除瞭拼命地想上廁所,真要醉瞭一定飄飄然瞭。回到餐桌前,魚小燕決定不喝瞭,不想醉瞭,但她的耳邊聽到瞭聲音,“鵬飛,去啊,趕快去”。鵬飛來瞭,這下好瞭,魚小燕知道扛不住灌,愣在那裡讓鵬飛等瞭很久,還有人提起金星,“看來,她是喜歡金星,不喜歡你。”魚小燕還沒緩過神來,鵬飛已經變得尷尬不堪瞭。天哪,鵬飛,還真的這樣做瞭,魚小燕再也說不出那句“有緣一定會相聚”瞭。帶著洪老師的吩咐,魚小燕又回瞭宿舍一次,趕回來的時候,方麗和韋鵬飛坐在一起瞭,方麗笑瞭,笑得癡癡地,鵬飛低下瞭頭,耷拉著腦袋躲著魚小燕的眼神。方麗借著跳動的心眼,讓韋鵬飛隻剩下想哭的眼神。他丟失瞭心房,一下子擠壓到瞭魚小燕的心窗。

魚小燕怎麼也不明白韋鵬飛想的是什麼,畢業後第二天去醫院體檢,他竟很早站在站臺下,見到魚小燕才走進去瞭。天氣熱,竟不怕熱,他那昨日想哭的眼神,耷拉的腦袋竟一夜後好瞭。魚小燕覺得鵬飛真是可愛,在大禮堂裡主持節目也很有精神,飯桌上也很會鬧劇,挺好的,方麗既然願意和他坐在一起,他也喜歡叫她的名字,合拍就好。看來,不用和韋鵬飛說“有緣一定會相聚”瞭,這樣挺好的,友誼的花朵能盛開出愛情的禮贊。順便走一下大街上的圖書館,買上本書回傢讀讀,樂無憂瞭。走進圖書館,魚小燕和韋鵬飛差點撞個正著,他笑著對她,她不好意思地轉身,急匆匆趕回傢瞭,天氣熱,還嚇瞭一跳。魚小燕知道自己再也不是當初按錯遙控器的孩子瞭,韋鵬飛再不是那個對自己笑的孩子瞭。

一條路,分成兩頭。魚小燕常納悶,金星老師看出她有心思,也不敢過問。金星老師隻知道魚小燕脾氣大,“不要來煩我”,這就是魚小燕的心聲。中聽的話魚小燕都聽進去瞭,該反駁的也反駁瞭,魚小燕的孩子氣不用掩飾的,除瞭沉默。畢業,韋鵬飛和魚小燕走散瞭。她決定把他的心房還給他,需要找到機會幫他恢復,告訴他“有緣一定會相聚”。任何的打算也趕不上詛咒的力量。約一年後,魚小燕還是遇到瞭鵬飛,魚小燕仍然不忘記自設的初衷。僅僅是一個偶然,徹底改變瞭魚小燕。魚小燕剛上車,見到一群青年人,其中一個男的憤憤不平地指責一個女的,“就算他好,你唧唧地和他靠近,想去拉手”。魚小燕不知道這些人之間有什麼情感矛盾,但有一點,那就是吃醋瞭,在發泄。剛坐下位置的她,看瞭看上車的人,是鵬飛啊,魚小燕臉部放松,呼吸順暢,摸著口袋裡的硬幣,想掏出硬幣給鵬飛買車票,嘴角微微一笑,像把清風邀進瞭衣袖,卻席卷瞭一地黃花淒涼。傷無痕,她忘記瞭自己心窗是摘不下鵬飛的心房的。我幫你買票吧,鵬飛,瞭卻一段前緣,不問下一段緣與否。剛想站起身的魚小燕,看瞭看從身邊經過的鵬飛,怒目相視,臉部發白,他的心燃燒瞭。她看瞭看窗外,想瞭想過去,既然無關,那就不牽扯。一切與自己無關,魚小燕用理智告誡自己,瞬間心也死瞭。她明白瞭,不是車上的人的話激怒瞭鵬飛。方麗,鵬飛能從她那裡得到安慰的,這下好瞭。方麗沒有和鵬飛走到一起,天哪,誰對誰虛偽。魚小燕腦子轟炸瞭,她堅守瞭很長的時間,假期裡不玩耍,不交朋友,靜靜地一個人過,為瞭那個心眼,那個心房,連自己的心窗都撞上瞭。撞到自己想哭,連金星老師都沒辦法瞭。保管一個真相是痛苦的,而還原一個真相更是痛苦的。多年後鵬飛會怎樣,他那想哭的樣子深深地讓魚小燕懷念。廣廈滿頃,登高樓,魚小燕想到鵬飛是不是一個人也在堅守自己該堅守的。一次,學習進修時,魚小燕遇到瞭方麗,方麗紮起一條高辮子,主動和她說話,問她吃飯瞭嗎?魚小燕說沒呢,方麗便催促她趕快去吃飯。魚小燕沒多想,隻身一人去吃飯瞭,隻有影子的陪伴。方麗帶著慌張,眼珠轉溜,魚小燕想過問她,已經沒有必要瞭。因為魚小燕遇到過韋鵬飛,在熟悉的休息平臺上,他在給別人打電話,完全變瞭樣,笑得很開心,不是表演的藝術,是真實的直播。魚小燕想,無關的人總是要散場的,不去過問瞭。

若幹年後,韋鵬飛已經成為一個響亮的名字,他努力著,恢復著自己的心房。魚小燕因為自己的固執,想要幫他恢復心房,自己卻大腦壓力過重已經沒有心窗瞭,不知道自己彈奏過鋼琴,還會唱歌。魚小燕已經不記得鵬飛瞭,鵬飛想瞭好多辦法,等著她醒來。一個夢,魚小燕按錯瞭遙控器,發射出去的波被反彈過來,證實瞭被預言的一場交錯時光的愛戀。反彈時撞擊出瞭畫面,魚小燕嫁給瞭鵬飛,自己隻想要個可愛的女兒,鵬飛卻一直在官場中走迷宮。琴瑟相依,枉負相思意,作罷瞭積存在魚小燕的腦海裡。

韋鵬飛不知道魚小燕想要什麼,一切隨緣,就是魚小燕的禪意。如花美眷,曾經的韋鵬飛和魚小燕,人生若隻如初見,芙蓉畫屏玲瓏心,停留在那個過去瞭。魚小燕失憶瞭,金星老師的生活對藝術的還原讓魚小燕有瞭新的領會,偶爾,金星老師會叫住魚小燕,小燕,吃餅幹,吃芝麻糖,魚小燕說吃多瞭會蛀牙,曾經金星老師給她播放過梁祝,唱著我的太陽,讓她堅守著所謂的疼痛與關懷,督促她完成瞭人生的重要一課。魚小燕離開學校時,對音樂的領悟,便有瞭對生活的詮釋。曲終人散,有緣會相聚,無緣必分離。22歲那年,愛情來瞭。忘記一些事,想起一些事,懷念一些事,感動一些事,厭煩一些事,隻是一些事,僅是一些事而已。都各自成傢瞭,沒必要參加活動瞭,不喜歡熱鬧瞭。魚小燕想想,停停,想想,停停,回到初衷,是那麼艱難,想起第一件事告訴鵬飛,祝他愉快,一條路,分兩頭,從此隻能擁抱一個結局,心窗裡被擠占的心房移出去。

你不懂我,我不怪你。你以為我不懂你,是因為你忘記瞭自己。你要怪我,我依你便是瞭。人間平常稱道禮贊,添上一曲天籟之殤:芙蓉畫屏玲瓏心,認取花叢雙棲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