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YZBACX | 24 June, 2016 | 一般
心在塔樓之上,心在風鈴之巔,那絲絲緊扣脈搏心跳的美,日夜不停,就象一種愛蠱惑的聲音,在輕叩著抑漾的心。圓的月,水的浪波,就象你的凝眸,在我水銀似的玻璃裡跳舞,遊蕩,從你那蹁躚的舞姿到你窈窕嫻熟的美,我真的醉瞭,就象一種旋律的美,在緊扣著我愛的心扉。

坪然心動,靜靜的開放,象從氤氳的愛中回升,一片純白的美,在夢境裡鋪排。那些顯而易見的美,在映照著我,我象流動透明的火在升騰。那美麗的身軀和線條輪廓的美,在那愛的欲望裡構成。從燃燒到洗滌,我就象一隻火鳥在選擇自己想要的過程。慈悲的天使能偎在我的懷裡嗎?我象在做夢,那熾熱摯誠的美,一瞬間就象摧毀瞭我的意志,我象被那火舌吞並,在你的愛中接受著酷刑。我的身軀,我的精神和靈魂,都被你略去,我幾乎一無所有,隻剩下飛騰的軀殼,在你的夢裡駕馭。沒有呼吸的勛章在你手裡,那被燒曲的四肢在抱緊愛的涅槃,所有的手勢都是那麼的無關緊要,那火浴的靈魂在燒灼,蕩滌。

我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子,也決定不瞭自己的去處。就象從傳聞的夢裡走出,在夜的假面具之前,無法做出一種愛的決定。我也不能見縫插針,也不能遊離在黑瞳的眸下,我象在你半島的身軀上爬行,你軟體的美,那麼肉麻地把我迷醉,我象一隻無腳的蟲,在你伏羲的夢裡采擷美人的腳印。

在水草淺處,踏音的隔壁灘裡,我象聽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靜寂,就象從你的臂彎裡流出我光滑的裸影,被你的眼眸雋在夢中,你似醒微醉,就象閉著眼睛沐浴,那芬芳臘梅香般的美,叫你禁不住海棠夢的想,就象你沸騰的血液在燒疼,升騰出海棠紅彤彤夢的想。

無論是孟薑女哭長城,還是晚霞燒去西天的火,我都在捲取你的夢,就象自己闖入一場煙霧彈中,在美麗的惡濤裡呼喚你的名字。不論是海蒼茫還是地輪廓,你都是我圍城裡升騰的焰火,即使你燒去瞭我的所有意志,但我對你的愛不減,即使隻剩下一副軀殼,也會駕臨你的夢中,兌現成愛的火燒著給你。

典雅的床邊,不倒的輪廓。就象一開窗就看到你的美,象從臺燈下脈脈含情的一盞,凸顯依依相守的親密。燈總在我的心間,世界和美總在你身邊,我象抱著一種微醉的美在你夢裡陶醉。你象一個睡美人,美麗的紗幔遮不住你的羞,我象在睡夢裡念讀,那枕香裡的美,象燭光裡裊動的神,進入一種境界,身臨其境的美。

就象在夜裡蝸居,還象在夜裡矚目。感覺體面和不體面的就在身邊,你就是我的青睞和美麗的神。不論柔風裡飛出美麗的風箏,還是在鐘樓的高度裡聽到敲動的響,那都是我神秘對你的向往,我目睹瞭那些整個過程,不論是苦澀還是清香,我都象酒似的醞釀。

虛擬的場面,我象收到十二月的雪舞,你給我寄來的那條潔白的紗巾,在下起第三場雪後,象領著一群野花,在草坡上奔跑。

好好的,不要告訴我什麼?今晨的窗臺上的花已經開放,熟悉的氣息,那種飛舞的美,早已習慣瞭這樣,我象看到滿山遍野的雪花都開放在我的眼眸中,就象落在我夢的窗臺上,聚集到我夢的花盆裡,太美瞭,叫我忍不住心醉。

你飄一片雪花給我,我在夢裡為你燒灼,那融化的美,叫我一生都在想念。



情海難渡,阡陌凌亂盡纏綿
等你,如約而至。想你,百轉千腸
香椿樹下的夜


無處可逃 No Escape美國Buggygear心型時尚掛勾-時尚黑拳力遊戲 Big match
玩命關頭4 FAST & FURIOUS神鬼認證 THE BOURNE IDENTITY【親親】 天空城堡門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