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YZBACX | 3 June, 2016 | 一般
明代文人吳從先的讀書小品《賞心樂事》中寫道:讀史宜映雪,以瑩玄鑒;讀子宜伴月,以寄遠神;讀佛書宜對美人,以挽墮空。

“讀佛書宜對美人,以挽墮空”這句話,尤其引人深思。大概因為讀關於人生的言論時,不覺走入書中,易生遁空心,所以需要身邊常伴美人,把心神拉回來,猶如蝴蝶一樣斂翅在牡丹花端。

而我把“讀佛書”看成瞭“出世”,把“對美人”看成瞭“入世”。一個人既要有一份出世的清明之心,又要給人一種積極入世的妥帖安穩。既要從容地從繁蕪冗雜的俗世中脫身而出,跳到擁擠喧囂的圈子之外,又能在清寒空曠裡回看人世庸常,以一種低頭的姿態,尋找生活的可愛和情趣。

人其實都是在這樣的“出世”和“入世”中來回奔波。大概中國古代的文人都有一顆出世的心,李白“舉杯邀明月”,蘇軾“把酒問青天”,就連李清照都“沉醉不知歸路”,他們似乎都把塵世的庸雜拋於腦後,把自己的心情全部交給瞭美酒和明月。

不過,黃梅戲《牛郎織女》裡倒有一個經典唱段:“夜靜猶聞人語聲,到底人間歡樂多……”織女到底是仙人,仙人懂得在“高處不勝寒”的天宇裡到底寡然無趣。所以,“欲乘風歸去”的蘇軾在吟罷“十年生死兩茫茫”,把出世的心表達得淋漓盡致之後,馬上又來瞭一句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”。看來,仙人和俗人都一樣,到底還是人間好啊!

其實,我們正確的態度應該是,以“出世”的心去過“入世”的生活。在朝著莊嚴盛大的理想邁去時,要不時停下來,養花種菜,談場小戀愛,與陌生人搭搭訕,當一回人間的小戲子。而在俗世混膩瞭,又要回頭來,把玩一句古人的話:讀佛書,宜對美人。唯有這樣,人才不至於流於庸俗。



斜紋氣流導引運動襪
SEATREE ART 膠原蛋白洗面凝膠
ELIZAVECCA 小泥豬深層毛孔淨化泡泡面膜
精選優惠【ZALORA】紮染條紋POLO衫